回到顶部
当前位置:中企盟 > 行业 > 会员资讯

会员资讯

马云再登封面: 全球化语境与中国互联网价值确立

作者:  发布时间:2017-04-06 18:08:57  浏览次数:   来源:

  最新一期《财富》杂志把马云放到了封面。听到这个消息,我并没觉得很受触动。以马云的影响力,这不是《财富》给马云打广告,而是马云给《财富》导流啊。后来又看到报道,说这是第二回了,上回马云上《财富》封面是整整十年前。

  当然这次还有些不同。十天前,《财富》公布了一个榜单:全球50位领袖人物,马云列第二。第一名爱泼斯坦,美国棒球大联盟芝加哥小熊队总经理,领导该队拿了108年以来的首个冠军;第三名是在基督教世界受到普遍尊敬的教皇方济各;第四位是献身慈善事业的比尔?盖茨的妻子;第五位是马云的同行对手亚马逊CEO贝索斯,他是去年的第一;第六位默克尔。

  这个榜单的语境可见一斑:一种彻头彻尾的美式文化氛围。如果你懂得棒球在美国人心中的地位,就更能明白这一点。马云紧贴在一个传奇棒球队总经理后面,真的不是屈尊,而是认可。

  为什么马云能在这样一个氛围中得到认可,值得玩味。

  一个西方式的个人英雄

  2007年马云上封面时,文章题目是“The Tao of Jack:阿里巴巴的马云如何打造中国最炙手可热的网络公司。”文章将重点放在淘宝网击败eBay的传奇上面,eBay在中国土地上的失败令他们印象深刻,中国像是一块水泼不进的神秘土地,美国互联网巨头压不住地头蛇。

  十年后,文章基调变了。《马云:阿里巴巴创始人如何赋能全球企业》的文章重点放在了马云倡导的eWTP对全球中小企业的帮助,马云与各国政要的频繁互动,以及马云对气候变化和教育的热忱上面。

  你能体会到封面人物选稿的某种标准:创新、全球化、广泛的社交与沟通力、慈善与公益精神等。这些可都是原汁原味的西式价值观。

  从一个充满神秘地域特征的企业家,到一个开放自信的国际化人物,这是《财富》前后两篇文章的变化。马云并非靠一种异国情调取胜,他确实这个全球化时代的新符号。

  我们确实不能回避马云个人的自然禀赋。也回避不开。他似乎就是为国际化而生,渊源很深。比如童年就在西湖边上追老外学英文。那是一个封闭时代哦,少年马云内心一定有探索世界的梦想。大学毕业后成了英语教师,就不那么偶然。

  而当语言、身份与互联网世界碰撞后,迸发出灿烂的光辉,就更能理解了。

  阿里巴巴IPO当天,一档德国电视节目的主持人对马云的出身表示了好奇:“听说人家以前是个英语教师?”

  英语好、表达和思维活跃而直率、理想主义,这些标签让马云和其他中国企业家相比,更能让美国人理解并接受。有时候,个人因素确实比我们想象的更重要。

  “语言的界限就是世界的界限。”这是哲学家维特根斯坦的话。马云若不懂英文,我们绝难相信他会成为这个时代的符号。

  当然不要忽视阿里身上的国际化气质。它堪称互联网开放精神的经典案例,它是美日资本与技术、中国乃至全球市场诸多要素的最佳匹配。虽然马云创立了阿里,但阿里同样成就了马云。

  当然有人说中国有更多企业家。比如任正非、张瑞敏、柳传志们,他们在商业思想、管理思想、本土企管与人情世故方面要更深厚。李彦宏、马化腾们同样有各自的擅长。抛开背后企业,单从人的层面说,他们触动大众的传播力、表达力上,弱于马云。

  马云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商业领袖,他称得上这个时代典型的大众偶像。他甚至填补了乔布斯之后全球科技业的失落感。他能登上封面,反映出他作为偶像传递某种价值观、并挑战人类共同危机的企业家精神。

  这背后当然有价值观的输出。铁娘子撒切尔曾表示:“中国百年内无法输出真正的价值观。”

  封面文章点出了阿里独特的商业模式。和亚马逊封闭的自营不同,阿里的开放平台具有强大的四两拨千斤的能量。《财富》特别比较了两者的营收和利润情况,阿里的营收远不如亚马逊,但是盈利能力却超过亚马逊。阿里是以利他的方式实现利己。

  马云身上的标签也迎合着这种价值观:全球中小企业代言人、人民教师、大自然保护协会会长、联合国贸易和发展会议青年创业和小企业特别顾问等等。

  你能看到,封面文章强调了马云的慈善、教育、全球社交,这类都是全球参与感的最好楔子。在互联网与它们之间,更有一种天然联系。互联网在消除信息不透明、集约、民主与自由、平等方面的价值取向,能唤起全球民众的强烈意识,这个阶段,在这类话题上,马云能比其他专注于某一领域的人士或企业家发挥更为独特的作用,也更能将阿里的商业诉求毫无违和地植入,这是企业愿景与价值观的力量。

  2011年,我在一篇配合前同事徐洁云主文的评论中说,“如果要在未来10年,在中国大陆互联网业选出一个具有全球影响力的企业家,我会投票给这个男人。”

  2015年,我在一篇文章中说,中国不缺企业家,也有许多影响全球的产业风云人物,但就这个阶段来说,除了马云,没有一个超越商业层面、进入全球化偶像级别的人物。某种程度上,中国马云填补了美国乔布斯落幕后的巨大的心理落差。

  “他是第一个可以真正走上世界舞台的中国商界领袖。”《财富》说。

  封面背后的全球化语境与互联网价值

  但不要觉得马云只会说,外语好、活动能量大。若没其他支撑,他顶多只是一名成功学大师。登上封面只会扭曲。

  《财富》有一段话特别值得玩味:“马云将他的高调姿态视为一种义务。’管理这样一个巨大的经济体——这是他对去年阿里巴巴产生的价值4850亿美元的经济活动的描述——你有责任和人们分享自己是怎么想的。我们的理念、我们的政策、我们的决定,将影响5亿人的生活。’”

  将高调视为一种“义务”。这是一个非常精准的评价。

  “会说”确实一种本领。2015年,夸克点评曾写过《为什么中国企业家越来越能说了?》,解读了马云这个企业家群体成为言论英雄的背后原因。比如转型周期的孵化与教育;中国崛起后的自信;融入全球化时代的动力;中国企业走出tocopychina模式开始呈现原始创新等。

  你先关注第一条。过去20多年,互联网业概念丛生,除了理念创新外,其实也隐含了一个混沌世界的价值。它需要不断的解释、言说,借此孵化、培育一个新的理念世界。

  想想看,如果马云与阿里都是闷骚,会有今日的荣光么?中国互联网业同样不会如此。它们的业务绝不可能有真正推进。所以,当我们感觉它们过于突兀、高调时,是没有真正体会他们的难处与责任。

  说之外,当然还有高调的社交与行动。马云与全球政经人物交往密切,以致成了“外交家”。他的社交圈够强大的哦。但在我们看来,它是马云在全球范围为阿里乃至中国产业拓展边界的行动。

  这种行动也是阿里国际化的一面。马云是个血肉之身,这种高调,其实就是融合西方价值观精神、建立全球时代的信任体系的行动。

  《财富》另一段话就吻合了这一面:“马云的公司对很多非中国人来说还是一个谜。原因很简单:在中国这个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外,阿里巴巴的消费者群体尚不多。马云知道其中的信息差。这也是驱使他不断增加飞行里程、去和不同地方的人交流的原因之一。”

  多年前,很多外媒眼中,阿里曾是一家让人看不懂的公司。《财富》这次比较准确地描述了它的内在特质:作为一家平台型公司,阿里的主要业务是赋能,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它不像亚马逊那样自营。

  10年之间,阿里的全球化格局已非昨日所能媲美。作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IPO之后,尽管自身面临转型、生态构建日益复杂且充满内外挑战,但整个平台确实迎合了一个全球贸易衰退的周期,阿里大幅提升了中国乃至互联网平台的价值。

  当然不得不提eWTP。对阿里来说,它是它走出自身藩篱,置身全球舞台,重塑世界贸易规则的动向,它带有强烈的自由与民主的精神,吻合着《财富》杂志的审美标准。确实,阿里自身也已到了这样一个转折点:从获得中国本土市场统治地位,到将一整套模式输出全球,构建一个自由的贸易与产业共同体。

  前几天,eWTP首个全球物流枢纽落户马来,外媒评价非常正面,我们足以感受到全球范围的某种期待。

  这是所有具有远见的政治家和企业家的梦想,在贸易保护主义回潮的今天,这个梦想越发显得重要。《财富》对马云的期待或有所指。

  马云对自己也有一定期待:“马云认为商业力量能够完成政治家们很难做到的一些事。’或许应该由商业集团而非政府来驱动这些’,他说,‘如果你把200个商人放到一个房间,可能会做出点什么事情来。’”

  “或许,这样一场谈话只有一个最合适的领导者,那就是马云自己。”文章结尾说。

  这里面,也有《财富》杂志借助马云传递它对全球互联网价值的认同。要知道,过去多年,它虽然报道许多互联网企业,关注整合科技板块,但10年前,它的重心曾是传统经济体。10年后的口味转换,应该有它对互联网业新的认知。在这个时间窗口,没有比马云更好的传递符号了。

  是啊,阿里的崛起,就是全球ICT业从走向成熟、从技术主义倾向走向简单的“鼠标+水泥”,再过渡到全面融入实体经济的过程。阿里与无数的互联网企业,从最初的颠覆与革命走向偌大的融合与包容,整个社会开始走向融合经济模式,马云们当然一种象征符号了。

  事实上,如果你回头看,全球经济几乎每次遭遇困顿时,科技领域总会成为显学。从亚洲金融危机之后的第一波互联网热潮,到2008年后的苹果创下的移动互联网辉煌,再到2014至今阿里生态全面形成,都印证了它们的力量。

  马云背后:无法忽视的中国要素

  当然,需要再度强调一点,全球化语境中,不要忽视中国市场要素。马云再高大上,若他身后没有中国市场,一切都会黯然失色。马云与阿里,只不过是中国市场与中国概念的典型符号,它们代表着一个强大的经济体,一个具有庞大吸纳与消费力的巨型市场。

  我始终坚持,一个国家如果没有相当的人口、幅员、市场纵深、文化历史、复杂的商业形态、多元经济结构,想长久保持竞争力非常困难。中国是整个地球上多种要素结合最佳的市场。

  若你有心,同样能够看到,过去几个月,跨国公司企业家又开始一轮密集的中国行。当然还有一波政治家。一个充满诸多不确定性的周期,偌大、相对稳定的中国,会成为许多区域国家、地区经济获得稳定的部分筹码。

  或者说,马云登上封面,虽有巨大的人格魅力,并传递出阿里整合、重构全球商业要素的能量,但它们都不值得去神话,那会扭曲它们的价值,就像过去美国杂志经常扭曲中国人的形象与面孔一样。

  而在夸克点评看来,它更像是庞大的中国登上了封面——虽然马云、阿里有时似乎也在有意识地强化它更为中立、独立、超越国家层面的价值观取向。

  《财富》杂志自身当然也没能掩饰住内心。它将eWTP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达沃斯对全球化的支持联系起来:“十年前,人们几乎无法想象,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的领导者能够成为世界贸易中最重要的声音之一;而更令人想不到的是,中国领导人会在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发声支持全球化。”

  若你有心,马云至少在多个场合为国家主席的话做了注释与传播。 在我看来,这是大国政经世界的隐秘互动,它烘托出,一个开放的中国,正成为全球化时代的巨大平台。

  最后的总结应该不是多余。这个时间点,马云登上《财富》封面,既是中国互联网业发展20多年中国商业土壤里诞生的一个“最合适的人”,也是2017年全球化舞台上多重市场要素、个人人格以及隐秘而复杂的价值观共同促成的结果。如果说10年前《财富》杂志对马云还有猎奇与玩味,10年后的今天,它应该已经将它视为自身价值观的符号了吧.


加入收藏夹】【举报】【关闭
免责声明:中企盟所有转载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中企盟不持立场。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及时与我们联系。更多精彩内容敬请浏览:中国企业新闻联盟
网站地图 版权声明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中国企业新闻联盟丨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16934号-3
电话:010-5365 6901/02/03丨 电话:15801204882丨投搞邮箱:zqm@chinaena.com
技术支持 中国盛唐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点击咨询

中国企业新闻联盟 官方微信
关注中企盟官方微信